stvwww.girl88.us

stvwww.girl88.us从宾馆床上开始我们的爱欲   林家安曾经问我,盛宝,你和你老公,会不会这么好?  说这话的时候他抬起半个身体,他的脸在距离我很近的地方,眉目俯视下来,他呼吸的气息轻轻掠过我的面庞,像是一阵微风,吹动了半池春水。  我吻住他。  我们像两尾追逐纠缠的鱼,换着各种姿势嬉戏。  当你在所爱的人面前,做任何事情都是自然。我可以跟他达到高度的默契,我们像是好奇的孩子在寻找糖果,为每一种甜蜜的味道欣喜不已,贪婪索求。  望着他沉睡的脸庞,睫毛深长,轮廓英挺。他累了,我却还清醒着。想去吻一吻他,纵然身体是困倦的,但依然贪恋那唇齿间的芬芳。忽然,他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呜呜响起来。  我下床,拿起手机看时,上面屏幕一闪一闪的映出“小雅”。  我推他,家安,小雅电话。  他迷糊着应承一句,不理她,关机吧。  电话就在那刻安静下来,在我的手心里静静安稳地躺着。它冰冷地躺在我的手心,却一点一点,似迅速燃起簇簇火焰,灼伤了我的心脏。  家安有女友,新近交上不久。他告诉我,她叫小雅。不待我问什么,他便翻出手机,指给我看那女子照片。  诺基亚n73的大屏幕,300万的像素,那唤作小雅的女子,剪bob头,一双黑色大眼,毫无心机地呈现在我眼前。她嘴角噙着笑,是那种乖巧可爱型。  我心底轻轻叹一声。她的确,是比我适合家安的女子。  家安说,她是母亲非要让我交往的对象。她的父亲是我们公司领导。  他说,盛宝,我很无奈。叹一口气,他忽然就又暴躁起来,大声说,盛宝,谁让你那么快结婚,那么快就找了别的男人?不然,我们也许有机会,不是吗?  他说,如果他欺负你,我找他算账去。说这话的家安一脸严肃,但我们两个都笑了。  其实家安,他何尝不知,我来青岛,只能趁这五一长假,呆七天。七天过后,我将回到我所在的城市,与他天各一方。 这已经,是第五天。  青岛是个干净的海滨城市,我们去香港中路逛街,他牵着我的手,像再寻常不过一对的情侣。我们在海边散步,有一家三口,牵了小孩子在海边走,多么好。这是我多希望的画面。  家安,他在我身边,但他不是我的男人。  我忽然就有些莫名烦躁起来,我说,家安,我想回宾馆。  厚重的窗帘落下来,使人分不清黑夜和白天。我纠缠着他,似一棵不依不饶的藤蔓,将他的身体那么紧地缠绕住。  我跟家安认识已有3年。  直到江北点醒我。他说,你跟家安不合适。 我愕然,为什么?  他说,我跟家安认识已经足足15年,家安的父亲逝世得早,他的母亲这么多年来把家安当成唯一的宝。她希望家安跟单位里一个领导的女儿在一起,那样,对家安的事业将大有裨益。更何况,她能给家安稳定富足的生活。  所以,江北拍拍我的肩,若你真是为家安好,应该放开他。  我真的给得了家安幸福的生活吗?我暗自问自己。盛宝,旅行社导游,需要天南海北到处跑,家庭条件平平,除了对家安的爱,我好像什么都没有。  真的,爱,有时候是多么贫乏的一件事。我除了可以给他爱情,别的什么也给不了。家安的事业呢?我跟家安的未来呢?好似都一片暗淡。  爱从来都不是随心所欲的一件事。  所以,在一个月后,我告诉家安,我找了一个新的男朋友。年底的时候,我给家安发去短信,我结婚了。  其时,我在阳朔,家安的短信许久回过来,只有简单的四个字:祝你幸福。  当着那么多旅游团的人阳光灿烂的笑脸,我背过身去,眼泪狠狠地砸在手背上。  我想,家安,你从此可以幸福了吧?  既然我给不了你现世安稳,却可以成全你与别人的美满生活。家安,说“祝你幸福”这四个字的人,应该是我。  但终于忍不住还是去了青岛。在我和家安半年没有联系之后。  依然是干净整洁的城市,我坐在香港中路的星巴克里。我想起半年前,我也是这样,拎着小箱子,坐在星巴克里,点一杯咖啡,等着家安推门而来,向我微笑。  我终于忍不住拿起手机拨通了家安的电话。我说,家安,我在青岛,想见你。  我跟家安,比任何一次都要疯狂。 当他进入我的瞬间,我感觉到濒临幸福的绝境,仿佛身处悬崖峭壁之上,紧抓了一条救命绳索,快要掉下去,却似乎又充满无限新的希望。  家安,我依然爱你。  家安说,盛宝,我也有女友了,我终于答应跟小雅在一起了。他低了头,说,盛宝,我们这是偷情,对不对?  我笑,家安,偷情不是更刺激些?  家安不语,我们两个人在床上纠缠着,直到皮肤发黏,身体疲累。  当他疲惫地躺在我身边的时候,他转过头来,看我良久。忽然又问我,盛宝,你跟你老公在一起也有这么好吗?  这是他第二次问我。  我沉吟一下。我们要更好一些。 是吗?他忽然翻身起来,看向我。  我说,是,家安,他比你更好些。他比你更会调动情绪,比你更会变换姿势。比你更……  家安在暴怒中,将我扳过来,他大声问我,既然他那么好,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我静静看着他。家安,不过是偷情而已,玩过就算。你又何必,那么认真?  家安开始穿衣服穿鞋子。他冷冷看着我,说,盛宝,我以为你是为了爱情来看我,但是,我错了。你只不过是想找刺激罢了。  门砰地关上了。  我拨通了江北的电话,我说,江北。我再也不会见家安了。  我一个人,坐在候机厅里。没有人送我,依然是一个小小的箱子。可是我感觉那么沉,我一点也没有力气。  那天我告诉了江北我来了青岛。江北说,天哪,他跟小雅都要订婚了,没告诉你吗?  我惊讶了。家安只告诉我他在跟小雅交往,并没有说这些。  江北说,盛宝。你这是在玩火,知道吗?你既然已经放弃了,为什么不勇往直前地走掉,还要回头来跟他继续纠缠不清呢?这样迟早你会毁了你们两个。  有些事情,从来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就像我爱家安,可是我拼尽力气,也不能跟家安在一起。  所以,家安,请原谅我,再次伤害了你。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的姿势,其实,是陷落在你怀中,你拥抱着我。我的泪忽然就掉下来。突然有一方纸巾伸过来,温柔地替我擦掉眼泪。  我抬头,是江北。  他说,我来送你。  他将我拥进怀中,那么紧地拥抱住我,他说,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我也一样。作为家安最要好的朋友,我同样也是你的朋友。我多么希望你们两个能幸福。  这一天,我跟江北紧紧拥抱,像一对难舍难分的情侣。有很多人从我身边经过,他们以为我的眼泪,是因为江北而流。  没有人知道,我离开这座城的时候,我的怀抱,是那么那么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