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晨的阴茎图片现实版“如懿”:我弃绝了豪门   楚楚大学一毕业后就嫁给了瑞安。  从宿舍搬走的那天,着实让三位舍友羡慕一番。她拉来一只黑色尼龙行李箱,往箱子里放入电脑、几本专业书和几件稍微正式的衣服,就是全部的行李了。其他的瓶瓶罐罐、衣服鞋子全都丢掉,其中包括上千元的大衣,她说婆婆说全都置备新的。  舍友啧啧一番,称她这是要嫁入豪门了,少奋斗十年不说,还是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别人都是先谈恋爱再见公婆,楚楚是先认识婆婆再和瑞安谈恋爱。那是大三下学期的时候她专业课减少,空闲下来,去上形体课,她原本家境算不上优渥却也殷实,手里也有奖学金的闲钱,就报了高级班。  班里人数固定,老师授课认真,私下里也会组织下午茶,一来二去,楚楚和大家熟悉了,这才知道班里大多都是有钱人或有钱人家的媳妇,她和婆婆就是在那里认识的。  楚楚脾气好性子软,说话中听,和谁都能聊起两句,彼时还不是婆婆的瑞安妈妈对楚楚很是友好。  那年秋天,瑞安的妈妈在班上说起自己的生日,她提前一周邀请了大家。当时,大家七嘴八舌说起自己的出生年月和家里情况。只记得当楚楚说完自己生辰八字后,婆婆拉着她的手亲热地拍着:真不错,真不错。  生日会当天,楚楚见到了瑞安。婆婆拉着瑞安笑眯眯地跟楚楚说:“我儿子,国外留学回来的,也很优秀,你们年轻人肯定有话题聊。”说完就走开了,一点也不耽误两个小年轻说话。  瑞安确实和她有话聊,他是个很有情调,也很会玩的人。单身22年的楚楚,生活里一向只有ABCD和英语专业八级,和瑞安出去几次之后,才发现世界如此多面。  外滩河畔的夜景在路上看和在游轮上看确是两番滋味,最好吃的面馆要在她从来不知道的巷子里拿着贵宾卡进去,抛却这些钱财带来的满足,楚楚也觉得瑞安将来会是个好男友。  阴雨天的接送月经日的红糖水,最普通的饭菜也能搭配出新意,连大晚上压马路都能让楚楚觉得自己是在游乐园般快乐。  男人会撩,有的是本能,但更多的是经验所谈,但那时候楚楚还不知道。她陷在爱的欢喜里不能自拔,很快就被瑞安拿下。   嫁给瑞安后,楚楚要去公司上班,婆婆说:“给别人打工挣那点钱也没什么大用,家里还能缺你花销不成,还不如在家里养养长胖点,好怀孕生个大胖小子。”  楚楚虽没什么社会经历,却也知道女人不能只靠男人养,她妈妈曾教育她靠男人底气会不足。于是辩驳婆婆:自己刚结婚,不着急怀孕,先工作两年也好,等真怀孕了再不上班也不迟。  婆婆听这话有点不喜,一连几天不理楚楚。这让楚楚心生一丝妥协。  最后两人达成一致,楚楚去了自家公司上班。她没提自己已经收到了一家中美合资企业的offer。  公司主要做的是实验装置的代理,楚楚学的英语也算有点用处,负责翻译外国产品的介绍。工作很简单,她每天下班时同事还在加班。刚开始楚楚以为自己是新人,等熟练一段时间上手了,才会承接复杂的内容。  上班一个月后,楚楚熟悉的翻译工作,想多做些事,却根本没有。  她去问同事,她们一脸“你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谁让我们命苦,你是总经理的夫人,室里谁敢使唤你。”  楚楚这才知道,早在自己上班第一天,部门经理就给员工打了招呼,说楚楚是公子的夫人,大家自己看着办。  于是,楚楚就这样被“优待”着。  可她到底是一路努力读上来的,本科也是上海交大这样的高校,她不甘心如此,便和平时还算交好的同事学着去跟外国公司交流,从拿小产品的代理权做起。  功夫不负有心人,楚楚苦干了几个月,拿到了英国爱德华公司一个产品的代理权。当天晚上楚楚就请同事去吃火锅,豪情满怀呼喊着向下一个目标出发。  然而还没过几天,楚楚在家吃饭时呕吐,被查出怀孕了。本来楚楚因为工作瘦了些,惹的婆婆不满意,这下婆婆以前三个月不易活动为由,让她不再去上班,在家休息。  楚楚只好听从。每天在家看育儿书,无聊了就给以前的舍友打电话。听着她们在视频里抱怨英国的食物不合胃口,教授苛刻每次作业前都要通宵,楚楚竟然暗暗羡慕,她以前也想象过,自己意气风发,在课堂上和外国友人用英语侃侃而谈。  舍友翻翻白眼:“拉倒吧,我的理想就是躺在家里不工作,你都到我们的终点了还不满足啊。”  楚楚以前自己在宿舍也是这样说过的,但是真的到了这种境地才发现不过如此,生活好像只围绕着婆婆和老公,再也没有其他的江湖,到底失了点色彩。   三个月后,婆婆拦不住楚楚,她回了公司。但是经理和同事都知道她怀孕了,别说不再跟着去谈代理,连翻译的工作都少了。  楚楚去问经理,经理说:“董事长(婆婆)说了,务必保证你能安全顺利生下孩子。”  楚楚没听出来话里的意思,心里还感动着婆婆关心她。生产那天,瑞安在北京出差没能赶回来,婆婆守在产房外。生出来没仔细看,楚楚就累晕了过去。  半睡半醒间听见护士说:“什么婆婆啊,一听是女儿脸色就拉下来了,还给儿子打电话说不用回来啦,全然不管儿媳妇还在这躺着。”  楚楚感觉到一个护士在她头边摆弄药瓶,接着药液咕咕地流进她的血管里,另一个护士在整理她脚边的被子,然后就又睡了过去。  那个时候楚楚才知道,原来婆婆满意自己当她的儿媳是因为她和瑞安八字相合,自己脾气好不会整出什么幺蛾子,高材生的智商想必孩子也聪明。  婆婆也对她的家庭状况进行了分析:自己妈妈和舅舅是兄妹俩,自己和哥哥也是兄妹俩,所以以为她生儿子的概率大。  基于以上种种,她和瑞安才有了这“如意”姻缘。  瑞安是在楚楚生完孩子的第五天回来的,他说:“妈说还是工作要紧,那是个大项目。”  看着楚楚不高兴,便连忙解释:“再说了,我也不是医生,起不了什么作用,孩子该咋样就咋样。”  楚楚的心寒了一半。  孩子到底是要照顾的,婆婆因为她生了女儿便很少过问,楚楚喊来了妈妈。  楚楚妈看出端倪,心疼的对女儿说:“我们虽然不比他们好过,但是也不愁吃穿,要是她们对你不好啊,你就回家哈。”楚楚眼圈立刻红了。  小姑娘长得眉清目秀,很是好看,虽然婆婆不喜欢,但是瑞安见了女儿还是笑眯眯地逗她。这多多少少让楚楚生出一丝宽慰,觉得自己每天累死累活——给孩子喂奶哄睡觉费心思挑选尿不湿小衣服,也是有点奔头的。  孩子一岁时,他俩给孩子办了周岁宴,楚楚的大学舍友都来参加。楚楚和她们聊起来,才知道好几个马上都要硕士毕业了,有一个要继续读博士,想搞学术研究;有一个去了冰岛的旅游局,每天在最美风景里办公;还有一个毕了业直接面试进了外交部。  她们畅谈逸闻趣事,楚楚张口不知道说什么,时间过得太快了。  那天宴会散的时候,在冰岛的舍友邀请楚楚有空了出去散散心,她笑着打趣楚楚:“别总在家待着啊,好歹出来转转。”  楚楚便将孩子交给保姆,出去转了一圈。冰岛的夏风很凉爽,街头吃着冰淇淋的人大步地走,舍友爽朗的介绍声飘进她的耳朵。  楚楚想起曾经她们口口声声说羡慕自己的生活,现在却再也不提,其实自己并不是需要她们的羡慕,只是有点需要那份虚荣来让自己撑下去。  她有点羡慕她们。   冰岛之行回来后,楚楚和瑞安商量,她和两个舍友打算一起办个留学咨询机构,她们在国外了解情况,自己就在国内帮人申请。  瑞安当时正在看电影,有点不耐烦:“媳妇,那么辛苦干嘛,家里也不是养不活你,再说了妈也不愿意你去来回跑的。”  楚楚有点生气:“瑞安,你争点气,在妈的公司里上班,说是总经理,你都干了什么,现在我们还得和妈住在一起。”  这大概戳到了瑞安的痛点,他反扑道:“你怀孕时前三个月不用上班,在公司里也是好吃好喝尽是轻松活,现在孩子生了,闲了,到来指责我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哈。”  说完这句话,看见楚楚惊愕的脸,瑞安意识到自己说重了,连忙讨好地说:“媳妇我这不是想让我们生活轻松点嘛!”说着,他就把楚楚压在身下。  楚楚看着天花板心里有些悲凉。  有些女孩,人生太顺风顺水,还没认清自己便进入到下一阶段,最后才在生活的消磨里明白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人,对方是怎样的人。  她戳到瑞安的话不知道怎的就传到了婆婆的耳中,婆婆把她单独拉到书房谈话。“楚楚,你现在吃我王家的喝我王家的,怎么就翅膀硬了,指责起我儿子来了。”  人都说婆媳关系难处,楚楚第一次被如此直白刁难。“妈,我这不也是想让瑞安上进点吗,没别的意思。”  “呵,上进。我们把你娶回来不是让你当领导鼓舞士气的,你再上进还想当我这个董事长不成!给我老老实实的,没儿子也不能继承。”  大概是领导当多了,婆婆先硬后柔:“你到底是我们大张旗鼓娶进来的,我也是十分满意的,你放心,只要是听话的儿媳妇,妈都不会亏待的。”  楚楚看着她粗粗的金手镯,没有说话。扭过头看见书橱的角落里摆着的专业书,想起自己住进来的时候仅拉了一箱子书,怕是总有一天还会用到的。  楚楚顶着婆婆冷眼的压力,不肯再生,硬是一手操办起留学咨询工作室。  婆婆不支持,楚楚也不指望她那个妈宝老公出资,靠着自己和舍友凑的钱,先是找猎头挖了两个同伙,谈妥资源分配,然后从母校的毕业生里招了个助理,做些宣传工作。  她忙前忙后,联系了老同学,联系了母校系主任,做了一场全校范围内的讲座,说是优秀校友分享会,但最后却实实在在为她和舍友的工作室打了广告。  渐渐地,她接到了留学的单子,工作室初具规模。楚楚第一次清楚认识到优秀的好处,独立的快感。   意外还是来了。那个下雨天,楚楚在外面跑单子,帮着客户办理留学相关手续,因为太累,在工作室大楼门前摔了一跤,小腹一痛,身下流出细细的血流。  她怀孕了,但是自己没在意,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没了。  此事彻底惹恼了婆婆。本想娶个聪明旺夫的儿媳生个孙子,孙子还没生,媳妇就要管不住了。  她指着楚楚的鼻子说:“你别怪我心狠。”楚楚心想,你心狠,你还能把我怎样。  直到瑞安来找她,她才明白婆婆的强硬。  瑞安说:“楚楚,你就撤出工作室吧,你看看这几个月你赚了多少钱,还没公司里一个高管的工资多,还把孩子给弄没了,何必呢?”  楚楚恨铁不成钢:“王瑞安,你能不能目光放长远点,现在留学的人越来越多,等到工作室发展起来,前景很光明,有自己的事做还不用看人脸色。”  瑞安脸色一沉,“楚楚,那是我妈,我愿意。”说着扭过头去,过了一会儿又说:“妈给我介绍了新的女朋友,要我去见面,我没去。”  楚楚本来在床上躺着,猛地坐起来,有点不敢置信,想起婆婆之前说的“只要是听话的儿媳妇妈都不会亏待的”,愣在那里,半响才说:“你什么打算。”  瑞安握住她的手,“楚楚,我是想跟你过一辈子的,但是我看你不想。”  楚楚心一下子凉透了,在瑞安那里,他妈妈的话始终凌驾在自己之上。可他虽是妈宝,自己到底还对他残留几分感情,她让瑞安仔细想想自己说过的话,再做决定。  心里不是没留点幻想,瑞安会明白当一个男人的责任,会懂得尊重一个妻子的独立。可到底让她失望了。  没多久,她去大使馆的时候看到对面一家西餐厅里瑞安和一个年轻的女子相对而坐,不知道说了什么,女子笑得前仰后合。  原来,这个男人曾经的浪漫真的不是因为爱,只是习惯和经验。  没多久楚楚就找了律师起草了离婚协议,王家的一分一毫她都没多要,只拿了自己该得的钱,带走了女儿。  瑞安说要定期付生活费,她欣然接受。婆婆还在旁边喋喋不休,生了女儿还想让养着。  楚楚冲她冷笑:“拉倒吧你,自己不也是个女人。”  走的那天,她把专业书、电脑、衣服装进自己那个黑色行李箱,女儿的东西打包放进另外一个箱子,然后抱着女儿上了出租车。  看着窗外滑过熟悉的风景,楚楚想起以前上大学时翻译过古代诗词。有句话说“定不负相思意”,她跟瑞安,爱情也曾有吧,可都没走进对方的心里。  可还好,自己终究没有辜负自己。  楚楚想,将来一定要教育女儿,嫁人前一定要看明白自己,一定要认清楚对方,雄鹰归鹰穴,绵羊归田园。不要错付,两生欢喜。  编辑:知音读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