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性感视频


million dollar arm jon hamm header image

欧美性感视频网红“穷二代”:销魂一夜价值56万   刘石,1980年出生于大连瓦房店一个叫郑屯的小山村,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因为贫困,他初二便辍学回家务农,过上了土里刨食的人生,也服从了自己“穷二代”的宿命。  25岁那年,刘石经人介绍娶了家境同样窘迫、其貌不扬的妻子李青,一年后,生了儿子刘河。  儿子出生后,刘石开始觉得肩头担子沉重,无论如何不能让儿子做“穷三代”。于是,他凑了两万元钱,大胆地建起了蘑菇大棚,种起了香菇。  第一年,净赚了三万元。第二年,他扩大了规模,赚了八万元。  乡亲们一看种蘑菇如此赚钱,于是,纷纷在农田上建起了蘑菇棚,两年过去,他们村成了远近闻名的蘑菇基地。  随着村子扬名,收购商越来越多,但给出的价格与他们运回城里批发价实在相差太大。在乡亲们为种蘑菇辛苦又挣得少发愁时,头脑灵活的刘石已经跑到了县里、市里的菜市场,直接跟零售商接头,然后又跟快递公司签了协议,从此,每天早晨六点,刘石的蘑菇刚从大棚里摘下来,就由快递公司发往了各个菜场。  后来,随着电商的兴起,刘石敏锐地捕捉到了商机,先是开淘宝,后又开了微店,自己有的蘑菇供不应求,就从乡亲那里收购一些。  一年下来,同样是五万左右的投资,别人家只能赚个三四万,刘石却是别人的两倍多。  有了钱,刘石盖了新房,围起气派的院墙,成为远近闻名的乡里首富。  频繁地跟城里人打交道,让刘石比乡亲们“先进”了好几年。  在老乡们连QQ都不会用时,刘石已经是全村第一个有智能手机,第一个有微信,会照相、会发朋友圈的人。  缤纷的微信朋友圈,为刘石打开了外面的世界,也让外面的世界看到了他。  在微信里,看着城市人发的草木夕阳,配上那些酸文假醋的感慨,刘石觉得太小儿科了。  他拿起手机,拍下早晨刚冒出头的香菇,拍带着露珠的黄瓜,拍院子里长得跟树一样的月季花,拍乡村夕阳下暮归的羊群……他的图多,但配文就四个字:顺手一拍。  拍完后,他发了人生中第一条朋友圈。谁知,当天,他的微信一直有消息跳出来。朋友圈点赞就有62个,留言45条,几乎所有人都在问:“这是哪?美到没朋友。”  通讯录里,有12个等待通过验证的新朋友。刘石没想到,自己就这么随手一拍,会获得这么多追捧。  此后,每天除了干摘蘑菇、发快递的活儿,刘石最大的乐趣就是发朋友圈。  他拍蘑菇棚、远山、乡亲、鸡鸭鹅狗等等,这些自己看惯了,看腻了的生活,居然被城里人羡慕得不要不要的。有的微友更是狂放,请求验证通过时直接表白:可以睡你吗,蘑菇男?  原本,刘石只想通过手机卖蘑菇,可是,随着好友增多,他开始玩微信、抖音、快手,做起来直播,渐渐有了自己的粉丝团。  不管他拍什么都有人点赞,最重要的是,自从他拍了那些香菇的生长视频,粉丝一下爆增到上万名。  “卖蘑菇的老男人”镜头下的生活,成为他铁粉们的诗与远方。  而让“卖蘑菇的老男人”真正火起来的,是2016年的春天,郑屯的映山红漫山遍野,刘石拍了小视频,发了朋友圈、抖音和快手。  两天后,刘石家以及他所在的郑屯被来自天南海北的游客给包围了,寂寞的山村一时间人满为患,甚至有人干脆自带帐蓬,睡在了开满映山红的山上。  热情好客的刘石和李青在院子里支起大锅,杀鸡宰鹅地招待着这些远道而来的观光客。  游客蜂拥而来的第三天晚上,几乎累瘫的刘石和李青睡在蘑菇棚里的行军床上。李青沾枕头就睡着了,刘石刚想入睡,收到了一位名叫“飞鸟”的微信好友信息:“我在山上露营,你们这里的晚上太漂亮了,但也有一点害怕,你能来陪我吗?”  这位“飞鸟”半年前就加了刘石的微信,但两人从没有聊过天,只是,每次刘石发朋友圈,她都会第一个点赞。  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兴奋,刘石拿起手电,走出蘑菇棚,朝后面的山上走去。一路上,每隔个几十米就会看到露营的人和帐篷。  刘石和“飞鱼”从未见过面,“飞鱼”说她住在山顶,让刘石登顶后,打她手机。  说是山顶,其实不到400米的高度,刘石十分钟就到达了山顶,刚要给“飞鱼”打电话,有人就从背后抱住了他。然后,一双柔软的小手捂住了他的眼睛,他听到一个女声:“跟我去帐篷。”  进了帐篷后,不等刘石反应过来,名叫“飞鱼”的女人就扑了过来,将他脱得一丝不挂。  那是刘石人生中,最疯狂的一个夜晚。那是他在妻子李青那里,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事后,“飞鱼”枕着他的手臂,告诉他,自己每天看他的朋友圈。她还拿出身份证,要刘石记下她的名字——肖禾,1986年生于大连,她告诉刘石,自己在大连一个日企的人力资源部上班。  肖禾还说了最动人一段话:“第一天关注你的朋友圈后,就爱上了你。你的生活,就是我最想过的那种日子。”  在这样一个曼妙而陌生的女子怀里,夜过得那么快,刘石居然想到了一个词:春宵苦短。  黎明时分,肖禾收拾起帐篷,同刘石一起下山。在山下,她于无人处,对刘石深深一吻,然后,开着她的别克英朗,绝尘而去。  那衣着、那身材、那谈吐,不知道甩了农村女人多少条街。  刘石回到妻子身边,妻子已经醒了。他解释说去了山里拍视频,妻子也没有多想。而刘石佯装的平静下,是彻底的凌乱。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一辈子,还能够像电视剧里的青年男女那样,轰轰烈烈地爱一场。  十天后,映山红花期结束,郑屯恢复了从前的宁静。可是,刘石的心却跟随肖禾,去了山外面的世界。   很快,李青觉得丈夫整个人都变了。  从前,血气方刚的刘石几乎天天晚上都要和李青过夫妻生活,可是,连续好几天,刘石上炕越来越晚,十天半个月都不碰李青一下。  有时李青一觉醒来,看到刘石还在玩手机,李青问他在跟谁聊天,他就迅速黑下脸:“聊什么天,还不是跟客户说卖蘑菇的事情。”  而且,白天,刘石有事没事就去后山,一坐就是半天。李青以为,头脑灵活的老公一定在琢磨着新的来钱路子。  后来,刘石往大连市内跑得越来越频繁了。李青哪里知道,丈夫正在陷入一场轰轰烈烈的婚外恋。  刘石第一次去大连时,肖禾告诉他自己住在大连开发区管委会附近的公寓。他们极尽贪欢后,刘石打量起肖禾的房子,60平米,洁净敞亮,装修得精巧细致。尤其卫生间,舒服得让人进去了都舍不得出来。  肖禾告诉刘石:“我爸妈的房子在市内,但我工作后就搬了出来,首付了25万买下这个公寓,每个月还4500元的贷款。虽然辛苦了一些,但却很自由。”  刘石问肖禾:“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不谈恋爱?”  肖禾的眼圈儿顿时就红了:“难道你不觉得你是我的初恋吗?我跟你不一样,我不可能跟我不爱的人生活在一起,随便找个人就结婚。”  原来,自己是肖禾的真爱啊。  这让刘石受宠若惊:自己一个农民居然会被大城市的女孩爱上,他该怎么办?  这时,肖禾的电话响了,她操着流利的日语跟对方讲话,那样子,实在是太令刘石着迷。他当时就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如果让自己去死,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地开窗去跳。  可是,肖禾没有这样的要求,只是向他抱怨:“公司经济下滑,又要裁员,紧急召唤我去跟被解雇的员工谈。‘老男人’,我不能陪你了,怎么办?你还在我眼前,我就想你了……”  随后,肖禾一边出门,一边把家门钥匙揣在了刘石的兜里,又一次主动献吻。  刘石整颗心都被她亲化了。  有了这样一个光鲜亮丽的新欢,刘石回到村里,再看素面朝天的妻子,心里顿时多了嫌弃。  心里有了嫌弃,行动上也就露出了蛛丝马迹。  蘑菇摘完要往全国各地发货,有些货款会直接打给李青。从前,刘石只是问一下谁谁的钱打过来没有,而现在,李青收了钱,刘石会立马追着要,说是现在农民也会网上购物了,他怕李青瞎买东西上当受骗。  还有一次,李青网购了一件不到百元的针织衫,刘石看到了,暴跳如雷:“这么巴掌大一点儿的衣服,穿上整个土肥圆,居然花了这么多钱,真是败家!打今儿起,家里的钱你花一分儿,跟我要一分儿。”  李青气得直掉眼泪,骂他是被“狐媚女人勾了魂”,刘石也不解释,跺脚就走。  对妻子吝啬的刘石,每次去大连却对肖禾一掷千金。他带她去逛商场,看着她曼妙的身材,穿啥都好看,哪怕东西再贵,他也心甘情愿买单。  打扮入时的肖禾,挽着刘石走在大街上,刘石觉得所有人都向他投来了艳羡的目光。那种感觉,是他在蚊蝇满屋飞的农村,永远享受不到的上流生活。  这种生活甚至让刘石动了离婚的念头。  他知道,如果自己抛弃了李青这个糟糠之妻,娶了城里的“小三儿”,他在农村就待不下去了。乡亲们的口水能把他淹死。  肖禾看出他的忧虑,向他支招:可以利用他现在的销售网络,雇人收购乡亲们种的蘑菇,他不用再起早贪黑地干活,当个甩手掌柜的就行了,更不用非要在农村生活。  肖禾说:“你每个月赚一些,我的收入也不低,咱俩这小日子一定不比别人差。”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刘石,离婚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他一步步谋算,还想到了在城里买房子。只是,房子不能写自己的名字,否则离婚时就得视为他和李青的共同财产。  于是,2018年的情人节,刘石一次性打给肖禾56万元,让她贷款买下大连开发区紫澜苑一套84平方米的小高层。  他俩还商量好了,到时把肖禾现在住的那套公寓卖掉,提前将紫澜苑的贷款还上。  爱巢定下来后,刘石紧锣密鼓地准备跟李青谈离婚。可是,一回到家,李青劈头给了他一巴掌:“说,你最近老去大连,都干了些什么?”  不等刘石摊牌,李青将两本病历摔在他脸上,那是李青和儿子刘河的。  就在前几天,13岁的刘河下体奇痒无比,龟头有些化脓才告诉妈妈李青。直到这时,李青才意识到自己下体不适可能不是上火了那么简单。  要知道,李青的卫生习惯没那么讲究,忙起来时,顾不上洗衣服,一家三口的外衣内衣常常攒起来,泡在一个大盆里。  就在一个星期前,李青发现下体不适,医疗常识匮乏的她没放在心上,可是,看着儿子得病了,她急了,赶紧带孩子去县医院检查,结果母子俩双双被诊断为性病。  医生说,这种病是具有传染性的,是由于不洁的性生活带来的。  李青再傻也猜出来,这病,一定是刘石带回来的。  面对妻子的诘问,刘石懵了,他不由地想到肖禾。难道是她?不,不可能,刘石根本不相信。  他拨打了电话,可是,他倒背如流的电话居然成了空号。他又打了一遍,客服依然告诉他是空号。他发微信,微信提示他“请通过对方验证。”他居然被肖禾拉黑了!  想到打出去的56万元钱,刘石的心猛地一沉。  他连忙叫了一辆车去肖禾的公寓,门却根本打不开。去物业找,物业告知那间公寓租客刚刚退了房。至于人去了哪里,他们不知情。  刘石又打车去了肖禾所在的公司,可是,前台的人告诉他,整个都没有叫肖禾的人。  走投无路之际,刘石报了警。  到了派出所,他才知道,自己不是第一个来这儿报警找“肖禾”的人,更具体地说,不是第一个报警的农民。  哪里有什么纯爱,这个女人,不过是在微信等现代社交工具进入农村后,随之下乡,套路农民的骗子而已!  她的骗术一点也不高明,可是,她城里人自带的光环,让数十名像刘石这样的“农二代”,死心塌地为她一掷千金。  在派出所,看着“肖禾”作业本一样的前科记录,刘石不得不相信,那个“漂亮深情”的女孩,是一个阅人无数的惯骗。她甚连谎言、假身份证也都是一样的。  刘石是2018年6月3日报的案,而“飞鱼”至今在逃。他全部的身家56万元能否追回也是未知。当刘石万念俱灰地回到家门口,院门从里面反锁了,李青把他的行李、衣物都扔在了大街上,隔着院子的大墙对他说:“你太脏了,我不可能再跟你过下去了。”  一无所有的刘石蹲在地上,号啕大哭,他的背后,就是那座和“飞鱼”初见的牛心山。  编辑:知音读酷